砚陵

“我也不是谁的非你不可”

群里的妹子说这段时间敏感,所以青训营就不放出来了,晚一点我发网盘(顶锅逃走)


我觉得我一个人就挺好的,哭还是笑,冷还是热,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太多牵挂反而会变得优柔寡断,如果是我一个人,就不用担心别人怎么看,或者做什么会让别人感到怎么样。
活着不足以让我感到快乐。

【黑遍全联盟】看你接不接得下去③

诈尸式更新


前文戳这儿


戴妍琦:队长,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肖时钦:得罪了,大家。

【王杰希因为惊喜瞪大了流光溢彩五光十色的眼睛,他微微抬起俏皮的小脑袋,充满爱慕的看着那个暗夜王者一般的男人,他刀削斧凿一般锐利的脸部线条,他长如鸦羽的睫毛,他扯出残忍嗜血笑容的红唇……这个男人,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令人着迷……

可是下一秒,他快活似小鸟儿的心就彻底冷了下来,“这是谁?!”王杰希伸出纤白的玉手,猫儿一样的大眼睛瞬间充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作美人鱼的般流出珍珠,他看着从别墅门口款款而来的俊美男子,心犹如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扯碎!

这是他毕生的仇敌——蓝雨,喻文州!

王杰希癫狂的扯住叶修的衣领,状若疯狂,目眦欲裂,他轻启红润的樱唇,颤抖着问到:“阿修……他……他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之间那花枝招展如同贵妇一般的蓝雨集团总裁,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文质彬彬芝兰玉树的走了过来,淡粉色的薄唇轻佻的勾了起来,他娇娆的笑了,伸手绞了绞浅蓝色的秀发,不屑一顾的扭头,看也不看王杰希一眼,遍搂住叶修劲瘦的腰肢,细细柔柔的道:“修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人家、人家可想你了呢!”

叶修也不恼,一手搂着王杰希,一手回抱住了喻文州的纤纤小腰,在他如豆腐般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低沉如磁铁的声音响起:“你不是一直嚷嚷没个伴吗?今日本座特意带了这个小妖精回来,你做大,他做小。”】

肖时钦:对不住了叶神,喻队,王队。

王杰希:呵呵。

叶修:吓得哥烟都掉了……

肖时钦:王队,作为补偿,接下来你来吧。

王杰希:【王杰希听见叶修这么说,突然冷静了下来,对叶修满腔热忱的爱意已经化为乌有,他作了一个决
定,要报复这些伤害他感情的人!

他冷冷的拍开了叶修的手,退了一步,“怎么了宝贝儿?”叶修不明所以的问到。

“怎么了?估计是不满意做小呢!”喻文州涂着殷红蔻丹的纤纤玉手抱在双臂上,阴阳怪气的笑了,王杰希嗤笑一声,“喻文州,又攀上了叶修,肖时钦不能满足你吗?”

叶修闻言,将头拧了180°,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如花似玉的俏脸上有着一丝丝慌乱,他赶紧扑向叶修,一双美目含着热泪,哀哀看着这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修儿,你要相信我,我没有!”“你若没有,那脖子上的吻痕怎么回事?这两天阿修都和我在一起,你倒是说说这个痕迹怎么来的?”

“砰——”枪响了,喻文州应声倒地,叶修看着地上他曾经宠爱过的男人,不含一丝感情,冷酷道:“把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拖下去!天凉了,蓝雨该破产了,还有轮回,去,把他们的副总江波涛给我带过来!”“是!”

王杰希看着这一切,暗暗笑了。】

叶修:吓得哥泡面都打翻了。

江波涛:王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

王杰希:下一个,就楚队吧。

楚云秀:嘿嘿嘿嘿——

王杰希:不祥的预感。

写不下去了,什么沙雕玩意儿??

开学就是傻逼的初三狗了,估计没时间更沙雕段子,这两天想写但作业还路漫漫其修远兮,拖延症真不是个好东西。。。。。。。。。。。。

永恒的傲慢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少天儿生日快乐!要和队长甜甜蜜蜜一辈子啊!

【喻黄】作死专家黄少天



沙雕

无脑





客服:“喂您好,这里是xxx客服,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黄少天:“哦是这样的,我刚刚登上游戏怎么发现我被恶意举报封号了啊?可以申请解封吗?”

客服:“如果是恶意举报是可以申请解封的,请问您的ID是?”

黄少天:“这个啊……”

黄少天:“我的ID是……呃……黄少天gàn死喻文州……啊太羞耻了你你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啊!”

刚好从门口路过的喻文州:“???”

喻文州:“少天,你不想下床了是吗?”




好了,混更完毕


晚安




我,要写,蒋丞顾飞贺朝谢俞打架的同人了
有人,想看吗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共勉

诸葛福媛:

曾经想写篇类似的东西谈谈自己的感悟,但是我想说的,这位作者基本都已谈到了,我就只说说热度这个话题吧。


 


我一直不太喜欢微博,原因是那里常有一种“狂热”的气氛,以信息的更新频次、热度、传播范围来决定声音大小、发言份量。如果只是为了解新闻,那是一个良好的渠道。如果是为了形成看法,我觉得那里很危险,尤其是对于年纪尚小或者易受影响、易被说服的人。阅读者其实每时都可能陷入被操控的危险,需要时刻警醒“真相很多时候并不是转述者描述的那样,”它甚至不是“记录者拍到的那样”。一个人以理性对自己所见所读做出判断,思考后对之做出自己愿意负责的评价,这才是身为一个成年人、一个合格的公民该有的素质和担当,而在微博上,这种素质缺乏的太厉害了。


 


听说Lofter现在改了新版,热度占据了更大“话语权”,它变得更像微博了。究其根本,这是现在这个快节奏的传媒时代难以避免的现象,人们很少有耐心再去一点点挖掘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I want it and I want it now是很多人无声奉行的准则。连知乎、豆瓣这样曾经的科普重地、安静的精神角落都不能免俗,何况一个从来都在各种定位之间摇摆不定的Lofter呢?可想而知,新的价值取向将对Lofter的“社区生态环境”产生影响,它可能会更热闹,同时更浮躁。


 


有朋友曾提议搬去简书或者石墨文档,但我想,最终这些社区都会一样,在理想和利益之间,很少有管理者能够因为前者拒绝后者。我不认为网站经营方想要让平台更“火”、更有影响力有什么错误,他们愿意选择牺牲一部分用户的体验打造更高效的流量媒体平台也是做自己本职罢了。


作为用户,扭转这种“大势”是很难的,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每一个用户都应该有一个自己对“大势”的判断,有一条自持的底线。


 


古人说日三省吾身,在Lofter上,最应该省身的就是作者。不管读者点多少赞,发多少条“打call,太太我爱你”,作者都应该对自己水平有一种清醒的认识,应该在创作每一篇作品时问自己:故事的架构、人物性格和剧情走向是否逻辑自洽?这个故事在脱离了CP热度加持、脱离了亲朋友情推荐、脱离了当下流行的“梗”和“段子”之后有多少实际的分量?自己日后看起来,是否还能不羞耻的说“啊,这个故事是我当年写的”?


如果只是为了追求“热度”和二次元被别人追着叫“太太”的虚名,那么这场狂欢过后,读者和作者花费的时间、精力、心血也就此随着CP热度退散而消失吗?


抱歉,我总觉人生值得更好的东西,这样的狂欢,至少我不愿奉陪。


 


当然,做人不能只靠情怀活着,我们得实事求是说说做个缺乏热度的作者需要承担的负面情绪(注意:这些情绪通常没人来和你分担),希望刚刚开始自己写故事的姑娘小伙能做好相应的心理建设。


你萌上了一对CP,费尽心思构思了一个好故事,克服懒惰开始写下它,你满怀希望的把它po出来,结果却很可能回复寥寥。假如这个故事是个布局复杂的慢热长篇,那么恭喜你,这种情况会更严重:没有耐心的读者根本不会追,而想要追这个故事的,也有相当大一部分决定“养肥再看”。(现身说法:同一历史截点,我的长篇all in vain每更书写时间2小时以上,po出当日热度30+左右,我随手抓的段子文构思加书写时间半小时,po出当日热度100到400+不等。)


如果你能克服第一关,不急不躁地坚持初心把故事写下去,那么你会发现:1.你终于可以收获到几名稳定的读者了;2.随着故事结构成型,加入你故事之旅的人会稍微增多一点点;3.故事如果在一开始没有迅速窜红,就不要期待后期的热度明显攀升(除非你忽然结交了写手圈、画手圈的太太或大太太,而她也在力捧你。)


如果你以强大的内在驱动力把这个故事讲完了,你会发现,完结故事的热度会比不完结时好一点,陪伴你一路走来的人、那些兑现“养肥再看”承诺的读者此时会留下一些让你欣慰的反馈,但是,你也会注意到,曾经很多说期待的人,在你写完故事之前就“出圈”了,最终最爱这个故事的人,还是你自己。


你能收获什么呢?运气好的话,固定读者少许,运气特别好的话,一个或几个能一起玩耍的基友。你确定能收获的,是完成一次旅途的“成就感”。


 


Lofter现在的机制无疑是对这样的新作者越发不友好了,在拜托作者们更自持、更自律的同时,我想,作为读者的我们也应该做点什么。


不要说读者是没有责任的,读者的审美情趣决定了大热作者的类型,一个“圈子”的大多数决定了这个“圈子”的画风。如果每个人都喜欢和吹捧“傻白甜”,最终就会催生更多写傻白甜的作者。如果每个人都疯狂嗑肉,那么不想写、写不了肉的作者就会被逐渐埋没……当一个“圈子”的代表作充斥着肉文和快速产出的水文时,一些试水想要进入这个圈子的正剧剧情向作者、读者也会望风而逃。(此段无所指,不要对号入座、吵架引战)


诚然,一些已经成名的作者不会受到“圈内”风潮的影响,相反,她们的作品已经得到了很多“圈内人”的认知和承认,其作品的流传还可以给“圈子”的写作、阅读带来积极影响(譬如盾冬的纳兰太太,锤基圈的菖蒲太太等)。在作者群中段,还有一些比较“不怕开水烫”又有小小小小读者群的透明作者(譬如区区在下我),也会在风潮中幸存。最可惜的是,很多可以产出良好作品、本可以成长为圈内小有名气的“太太”的新作者,极容易就在一时热度为导向的各种浮躁风潮中迷失了,或者因为缺乏鼓励和爱护而消失了。


为了减少这样的遗憾,对抗Lofter的热度至上机制,希望每一个想要看到好作品的读者都能够爱护你认可的作者。如果你欣赏她的作品,请点一个赞或点一个推荐,最重要的,如果可以,请你把这份喜欢告诉她、给她留一句言,可能你觉得自己文笔不好羞于开口,可能作者没有单独回复你让你觉得受到冷落,但是,相信我,作者是喜欢看到回馈的,认真的作者尤其喜欢看到回馈,你的每一个鼓励和反馈都有可能让她走到更远,产出更多更好的文字回报你。


 


正文到此结束。


 


 


最后,几句私房话给我的读者(路人伙伴不要往下看了):


曾在不同渠道收到私信,有一些喜欢我的姑娘替我委屈——“太太你为什么热度这么低”,我想说:我很清楚自己作为一个涉猎比较广泛、受过科学训练的人在讲故事、开脑洞时具有的优势,同时我也明白自己的文字运用和文学修养比起很多功底扎实、饱读诗书的作者还差得远。我的文学水平、产出的频率以及对话题、热度、开车段落的把控能力决定了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太太”,这是完全符合“圈子”生态学规律的结果。热度伤害不了我,也改变不了我,可爱的姑娘们就不要挂怀了。


 


我很幸运,在Lofter还没有完全热度至上的年代就遇到了一些愿意陪伴我、鼓励我的姑娘,真心谢谢你们。如果可以,希望以后收到大家更多有意义的反馈,比如哪个桥段让你觉得为之心动,哪个情节让你觉得不自然,或者我的参考文献中有什么常识错误……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反馈,我都会理智听取、认真改进。你的收获和我的成长,是我在Lofter上发布作品得到的最好礼物。作为回应,我许诺大家,我也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个故事,不管它是长是短、是历史正剧还是搞笑小文,只要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上这个故事的旅程,我一定不会中途离开放弃它。


希望我们都好好对待彼此,每一段共行的路都不觉后悔和浪掷生命


 


(皮一下:当然,任何时候,小心心小手手我都还是很喜欢的啦。)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黄喻】柯基饲养手记①


设定:烦烦是柯基成精,鱼鱼是高中老师


傍晚,夕阳的余色迫不及待的投入地平线,天幕很快遍一片漆黑,不见半颗星子,喻文州头昏脑涨的从学校走出来,刚刚月考过,一大沓卷子等着批改,这个点了都还有老师坐在办公室里挑灯夜战。


前两天喻文州的车子被不懂事的小屁孩儿刮花了,送去4s店维修保养,这几天就不得不坐公交车上下班,他看了看手表,八点半,刚好赶得上末班车。


在车上打了个瞌睡,一觉醒来已经是终点站,喻文州匆匆下了车,就着昏暗的路灯光线向小区门口走去。


“汪呜——”


不远处漆黑的小巷子里传来了几声哀哀的犬吠,喻文州脚步顿了顿,他素来是极爱小动物的,听声音似乎是一只幼犬。得了,他暗暗叹息,自己怕是改不掉什么动物都往家里面捡的坏毛病了,于是加快脚步向巷子里走去,半途时看见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在脚旁蹭了蹭,拿出手机一照——好家伙,是只刚断奶不久的小柯基。


喻文州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只柯基,见它没有咬人的意思后,又轻手轻脚的摸了摸它黄色的软毛,嗯,毛茸茸的,手感不错,他想到。
小柯基的脖子上似乎还挂了什么东西?喻文州放肆撸狗的手一顿,赶忙把它放在路灯下看了看,是一本封面写着《柯基饲养手记》环装小册子,用一条项圈挂在了小柯基的脖颈上,他将册子轻手轻脚的取了下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里面,似乎是写了什么字,只可惜灯太暗,没办法看清楚。


喻文州抱着小柯基匆匆回了家,将它安置在阳台的小窝里面,那是他以前养的宠物的窝,只可惜因为是老师,常常没时间照看,不得已便送人了。


小柯基初来乍到,一点也不认生,格外欢脱的围着喻文州的腿打转,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呜呜”的细小叫声,喻文州心头一软,也顾不得看小册子,一把将小柯基抱起来,蹭了又蹭,“你干脆叫烦烦吧,”他笑着说,“这么调皮。”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在烦烦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不屑。


晚上,喻文州洗漱完毕,坐在床头灯下仔仔细细的把小册子看了一遍,里面是有字的,只不过看起来像是任务一样,例如“给你的小柯基一个家”“给它取一个名字”“给它吃一顿喜欢的全鱼宴”


等等,这是什么奇怪的任务,狗也会喜欢吃鱼?喻文州忍俊不禁。


随手翻看了一遍,大致都是这些内容,喻文州本想细致的研究研究,思及自己还有一堆卷子没改,如果睡太晚会起不来床,也只得放下册子,早早地睡了。







写不下去了,唉


更新还在下面